哎呦汇

“哎呦汇”也称“爱有汇”,意思就是喜爱有有小盆友的汇集地。鄙人拍的片子拢到的资源都会在这儿呦~

《那个当兵的》


哎,现在的感情真是不好说得很。
我有个哥们明知道我们单位女同事有个当兵的对象还和她搞,花光女同事的钱,刷爆她的信用卡,使她无法偿还,还每次换很多姿势和她在床上干,而那个当兵的呢,最后傻乎乎的替女同事还账,他哪知道,他的钱是给谁花的,他哪知道,他给她准备生日礼物的当晚,他的女友在和我那哥们疯狂的作爱?!
那个当兵的很可悲。

2016年的那些事



杨哥,我从船舶回到公司后将6张u盘里的内容重新挑了照片,除了王晓林的照片没导其余都导了,因为可能是你临走时带走了一张u盘吧也没和我说。第二,七园的碟送回来了,票子在塑料兜里。
第三件事,是我从明天起就辞职了,不来了,三园视频已经做完,就在e盘里,我手里目前已没有其他的事情.生活中有太多的压力折磨着我,是公司解决不了的,也是你解决不了的,希望您以后不要太主观和形式化。如果需要交接器材,就打电话,如果需要在账目上尤其是借钱还钱的问题上,也打电话吧。在你不再主观和形式化的基础上衷心希望滨娃文化传播公司能越来越好。

以上是我的辞职信。

杨凡是滨娃文化传播公司的总经理,实际上就是他一人天下,虽然钱不是他投的。他有三个名字:杨凡,杨太波,宋大民。具体哪个是真名他自己可能都会糊涂了,因为他可能还有更多其他的名字。在职时他时常开会给我们洗脑,慷慨激昂的讨论后更多的是自己内心没底气的忐忑。我深度怀疑他去过广西的经历是不是就是当年他做传销的经历。在离开滨娃后,杨凡并没有给我打电话,甚至我发现他已经删除了我的微信。实际上大可不必如此啊,过了几天,我发现我用了10年的百度账号被杨凡给盗了,还好我绑定过邮箱又申诉回来,因为他绑定了他的手机号。有好几次和他抢这个账号,密码你改完我改的一天三四遍,又发现他竟然用我的账号绑定过银行卡还消费过,再后来我打了电话给他他不接,当我要找他的时候他终于还给了我。找他那天是上午去的,滨娃没人,屋里黑洞洞的,黑暗中我发现屋里布局也变了,前台的巨大船形柜台不见了。门口摆着鱼缸,鱼缸里的锦鲤游得还挺欢,感觉有些变化似乎显示着公司近来气象不错。于是打了电话给杨凡和三哥都不接,只能打电话给摄影师大飞,大飞说大家都在外面拍摄,我没说找杨凡什么事,只说了我来找他结果闯了空门。当我回去的时候发现账号终于不用抢了,他手机号终于解绑了我的百度账号。唉,天哪,这是什么人?!我要是不找他他这辈子要跟我抢到底吗?据说当初董事长的投资是20万,在头两个月公费旅游大吃大喝花了10多万,剩下的那点钱用来办正事,这种做法古往今来未之有也。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田佳硕这个人,这个角色是个狠角色了,逮谁骗谁,公司上下借钱借个遍,杨凡却总是能原谅他甚至后来不管不顾,直到田佳硕走上诈骗的犯罪道路不得不开除。我认为,一个领导在知道员工这么卑劣还不停呵护那他就完全没资格当领导了,要么是被忽悠了,要么就是脑袋进了三鹿牛奶。当他竭尽全力想在酒席间挽留田佳硕那颗飞走的心的时候,我真的有些同情这个人,席间我已经知道田佳硕要走的心有多坚定。要走就走嘛,可杨凡就是舍不得这个“五好员工”,看来这两个同样外债累累的人真应了那句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臭到一块去的俩人儿真令我大开眼界啊!

后来,滨娃没过几个月就解体完蛋了,变成了库房出租给了楼下。当我最后看一眼滨娃门脸的时候内心一片唏嘘。 


羊草山·雪乡·2016年12月